金砖峰会期间华人成功表达欢迎习近平愿望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巴西涉嫌诈骗已14年

当前位置:HOME > 巴西万象
南美系列Ⅱ:巴西之旅(一)
发布时间 2020-07-16
                       南美系列Ⅱ:巴西之旅(一)
                   原创 Gloria 予生GIFT TO LIFE 


       我去了几次巴西就不由得想写一写巴西,这种想法跟一只蚂蚁试图描绘大象的全貌一样危险。

好在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我一个人干了,还有偶像斯蒂芬 · 茨维格珠玉在前。

      
                                          ( 图片源自网络 )

       斯蒂芬 · 茨维格,享誉世界的奥地利剧作家,传记作家,小说家,诗人,罗曼罗兰盛赞他是一个“灵魂的猎者”。

       代表作有《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昨日的世界》《人类群星闪耀时》等。

       当他第一次踏足巴西 ,就不由得从心底推翻了普遍存在欧洲人民中 ,对南美可有可无的傲慢印象,深切地热爱上了这片土地。并最终在几年后重返巴西,旅居数月后为巴西成文—《巴西,未来之国》。

       从书名就可以一览无余他的殷切赞美和期盼,若我历数古今中外的巴西粉丝,除了那位为巴西的民主独立而自愿流放欧洲的巴西君主佩德罗二世,茨维格当为第一。

       可叹这位亲爱的理想主义者因为对当时欧洲的混乱深深失望,承受不了现实的黑暗,1942年和妻子在巴西佩德罗波利斯双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以这样的方式为多年的流亡生活画上句号。

       (扼腕旁白:现代的欧洲虽然没有完美到尽如人意,但已然克服当时内乱外忧,一路走来仍是人类文明,富裕的标杆。人无论如何,一定要坚韧地活的够久,不在一时一地的困境里轻言放弃,不管是未来的希望,还是现实的生命。永远永远不要放弃,活得够久才有机会看见奇迹。)

       茨维格死后,获得了巴西总统的勋章。这一枚勋章,象征意义大于一切,一定是满含着这片国土对知己的热泪,和深切的爱的共振和回应的。

       茨维格与我,一位欧洲人,一位亚洲人,一个文坛大儒,一个籍籍无名,时代不同,地域有别,角度不同,角色千差万别,但不约而同地爱上了这片土地,且一样爱得巴心掏肺,这是这片土地和人民风貌长久以来所展现的自然魅力。 

                       
                                                  ( 图片源自网络 )

       巴西地貌辽阔,历史短暂,关键的几次政体转换都是和平交接,因此谈不上波澜壮阔,却也丰富多姿极具代表性。一时叹气,不知道从何写起。也许我们先让镜头闪回这片美丽的大陆被发现时:

       1500年4月22日,由佩德罗 · 阿尔瓦雷斯  · 卡布拉尔担任指挥的葡萄牙舰队,它的白帆第一次在新大陆的地平线上出现,在第二天率先登上了沙滩,并宣布这片土地归葡萄牙所有 。是时新大陆宛如童话呈现:水清沙幼,土地肥沃,果实丰硕,四时和适,原始住民一派天真烂漫,曼妙如伊甸园。

       我不禁畅想,若时间重来一次,创造者是否还舍得令他的明珠暴露于世人的目光之中,从此坠入多姿多彩伴多灾多难的尘世。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不管在哪朝哪代,哪个地区,殖民都是个悲伤的动词。

       这意味着宗主国对附属国的压榨和剥削,意味着对文化和资源的清洗掠夺,也意味着入侵者对原住民的杀戮和迫害。在巴西,后来数十万计的印第安人在抢掠,追逐中被杀害,或被迫为奴。

       然而在葡萄牙殖民地的初期,巴西是被忽略的,这个被水手叫做“鹦鹉之国”的地方,翠绿却荒芜,辽阔却缺乏黄金,象牙,香料,这些才是令探险家趋之若鹜的元素。在开初的30多年里,唯一的经济出口活动是巴西木,也是当时唯一能通过砍伐来换取金钱的天然物资。就连巴西的名字也是1503年,源于巴西红木(Brasilwood)。

       但这在某种意义上再好不过,容得这片大陆在没有虎视眈眈,汲汲营营的注目下,安稳地向前发展,赢得了五十年的和平岁月。50年后只爆发了一场小战争,葡萄牙人赶走了当时在里约热内卢建立据点的小股法国入侵者。在16世纪,爆发了巴西保卫战,赶走了荷兰入侵者,稳固了葡萄牙的统治。

       随着殖民计划的推进和逐步生效,种植业在沿海地区大获丰收,蔗糖,烟草,橡胶,以及19世纪的咖啡种植的兴旺。巴西宛如神迹之地,任何的外来植物落地在这片土地上就会生发出繁茂之意,赚钱只需2步,播种和收割。借由着肥沃的土地,以及大量黑奴的劳作,在欧洲工业革命之前,巴西的日子过得不错,虽然在国际市场上一种作物,谷贱伤农有价值衰退的风险,但每次总有另外一种作物适时地再次登上王者之位。 

       
                                         ( 图片源自网络 )

       而到了18世纪,在米纳斯吉拉斯的金矿和钻石的发现,将这座大陆的丰饶推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金矿的发现也极大地加快了欧洲的金融资本的积累,并且这股淘金热的力量引发了葡萄牙人向巴西的第一波大规模移民潮。在开采巅峰时期,米纳斯吉拉斯的一只手擎起世界的1/3黄金库藏也不为过。

       巴西在追求物质进步的同时,人民自我的国民意识也在不停的发展。组成国民的这些人曾经来源于不同渠道,不同国度,不同背景,不同目的驱动。除了当地的原住民,有第一批葡萄牙派遣来的士兵,教会人士;有运送过来的垦荒的囚犯;有法国,荷兰等其他欧洲国家过来的冒险家,投机者;有源源不断大量买卖运输过来的黑奴;以及在亚欧移民计划中过来的大量移民……不管怎么样,经过数百年的繁衍,交融,打磨,吸收和同化,相同的国土赋予了这个群体共同的苏醒意识,叫“巴西人”。 

      

       自我意识一升起,寻求独立就是时间的问题。经过数年的发酵和准备,在1822年9月7日,葡萄牙王子,时任巴西摄政王 ,后来的佩德罗一世发出了“伊皮兰加呼声”:不独立毋宁死(Idependencia ou morte)宣布巴西独立。巴西从此以后,摆脱了殖民地身份,将巴西交还给了自己的手上。

       葡萄牙曾赋予了巴西三样宝贵的财富:语言,宗教和文化 。现在巴西要自己书写历史。历经了帝国时期,共和国时期,军政府统治时代,随着1985年军政府还政于民,巴西一路抵达现在的现代民主化时期。

       未来虽不可察,而过去总是有迹可循,仅仅从这些政体的类型上,或任何数据上,没有人敢断言 ,哪种社会形态是最合适的,最科学的发展方式。财政实力,人民消费指数 ,军事力量这些,幸福和文明并不能如此一言而蔽之的以数据量化,而实际上不管哪个时期,这片大陆的美丽总伴随着多坎。而为什么时至今日,巴西人民的精神财富指数还是很高,我想源于自然的,而不是政治的 ,源于自身本性的,而不是源于外部摄取的更多。

       在我短暂的几次游历巴西之间,除了那令人赞叹的,格外充沛的自然之美外,我也时时刻刻徜徉在巴西人民的和善与安宁,智慧和谦卑的光辉之中。

                                                                              (未完待续)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